登录
当前位置:

淮南师范学院援疆教师带着“春天”进和田

阅读次数: 作者:淮南师范学院 发布时间:2019-06-05
[字体:  ]

她站在和田市第五小学的讲台上,声音时高时低,仿佛山间的清泉缓缓流过。

“一棵树,为什么是‘棵’呢?‘木’就是树,凡是这个偏旁的字,都跟‘树木’有关联 ……”她绘声绘色地向援疆团的学生讲解着教学中的技巧,简单几句话就勾勒出文字丰富的内涵。

她穿着朴素,语调温婉,笑起来眼睛弯弯,明亮又温暖,一种亲切的感觉显露于举手投足间。

她叫孔德琴,是淮南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系副教授、九三学社淮南师范学院支社副主委。而如今,她又有了另外一个特殊的身份——援疆支教带队教师。

上网2.jpg

尽心尽力,知识援疆送春风

“2019年春天,在和田。”4月2日,孔德琴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布一则动态。那段时间,她和96名学生一起,踏上了新一轮的援疆支教征程。

“孔老师总是奔波在每一所支教学校,有时连节假日都不能休息。”这是学生们对于孔德琴最真切的反馈。

周一至周五,孔德琴每天都会去支教学校听课,然后回到住处整理资料,一张张查看学生提交的工作总结,分析管理工作情况和对策,对每一项工作都要求尽善尽美。

“想去和田主要是出于对和田地区教学现状的考虑,这边确实需要大批国语教师。”和田地区执行全面国语教学还不到两年,作为从事汉语言教学和研究的教师,孔德琴希望运用专业知识,在支教学校的国语教学中发挥一定的指导作用。“我每周要把每所学校都要巡看一遍,听完一节课,评一节课,现场指导,寻找切实有效的方法,及时解决教学中遇到的问题,和学生们共同进步。”

周末休息时间,孔德琴也并不得闲——召集各个支教学校的学生负责人开会、进行集中教学辅导……而在谈到日常的工作、生活安排时,她却云淡风轻,仿佛“三点一线”生活着的不是自己。

“孔德琴教授自3月初到和田以来,对每一位支教学生都精心指导,很多学生的教学技能进步很快。”援疆支教临时党支部书记武以海提到自己的这位同事时赞不绝口,“积极热心,工作成效显著,受援学校都对她表示高度赞誉。”

而九三学社师院支社主委许馨也表示:“自学校开展援疆支教工作以来,九三学社师院支社先后有祝亚峰、孔德琴两位教师参加援疆支教,他们积极投身对口支援、服务国家整体战略;立足本职本责,创新工作方式应对困难和挑战,全力以赴完成援疆支教任务,展现了九三学社社员的优良形象。”

“教育者,非为已往,非为现在,而专为将来。”孔德琴深深地领会这一点,她从内心期待着自己的尽心尽力能够为和田孩子们的未来、为和田地区的未来播下种子,送去春风。

孔德琴拼图11.jpg

身处异乡,关怀备至显深情

4月21日星期天,支教学生彭剑霞来到新疆一月有余,但这一天却是个特殊的日子。那天中午,她和一些同学一起来到了孔德琴在和田的“家”,那是和田教育局为援疆教师安排的宿舍。

孔德琴的家不大,屋内大小物品被排放得整整齐齐、依次排开,整洁明亮。桌上放着一个记事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文学知识、日程安排、购物清单……一进门,彭建霞便看见孔德琴在小厨房里旁忙得不亦乐乎。

学生们赶忙上前帮老师打打下手。等到菜摆满桌,孔德琴招呼着让他们赶快坐下:“你们先吃着,一会都凉了,还有两道菜呢,我再去炒。”

“够啦,够啦,老师您快过来和我们一起吃!”

“不多不多,你们来到新疆那么长时间,都想念家里的饭菜吧,老师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们口味……”

茶余饭后,孔德琴和同学们唠起了家常,向同学们分享着在这里的所见所闻,热切地询问着学生们教学方面的困难。

彭剑霞说:“每当回想这件事,仍是无比地感动,这种感动不仅源于老师对我们的关怀,更是像母亲一样的照顾。”

上网拼33.jpg

情暖和田,一举一动是真心

她如良师一般鼓励着和田的孩子。

“同学,你听不太懂普通话吗?老师慢慢讲给你听。”

在和田一所中学听课时,孔德琴观察到,一个坐在后排的男生没有开口读词语。“你今年多大啦?”她弯下腰,半蹲在男生旁边问道。男生说不清,害羞地把学生证拿出来给她看,孔德琴搂住他的肩膀,她在之前就得知,新疆的学生,年纪越大,国语水平就越差,“如果在汉族的话,你的生肖属龙,在中华传说中是很厉害的神兽。”她在手机中翻出龙的图片,男生看到后开心地搂住她的手臂。孔德琴看着这个刚认识自己就充满善意的孩子,眼睛流露出温暖的光芒。

她像母亲一样呵护着和田的孩子。

在孔德琴住处边有一条水渠。天快黑时,忙碌一天的孔德琴刚走出房间,就看到有四个孩子站在水里,准备蹚水。孔德琴慌忙大声喝止,让他们上来穿好鞋子,后才知道,他们的家都在水渠对面,因为天要黑了,只有蹚水才能尽快到家。为了保障孩子们的安全,孔德琴不顾疲倦,绕了很远的路,终于把他们送到村口。

真情的力量可以直达人心,孔德琴幸福地回忆道:“天黑了,孩子们走着走着就拉住我的手,他们那种像对母亲一样的依偎,让我深受触动。”

心怀赤诚,漫漫长路也豪情

援疆是一种使命,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情怀。

没有明媚的阳光,没有漫野的花香,黄沙弥漫,风起处遮天迷地,灰黄常是和田春天的颜色。由于天气干燥,环境恶劣,身体经常会出现不适,可是孔德琴却认为这里的春天是那么的美丽。

“我从不后悔来到这儿。”孔德琴愈加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无论是对于我个人,还是对于和田的这些孩子来说,都是一件珍贵而有意义的事情。”

“人隔千里路悠悠,未曾遥问星已愁,请明月带问候……”

每当孔德琴思念家人时,一曲《明月千里寄相思》总会萦绕在她耳畔。父母在,不远游,可是此去援疆,路遥山高水长,对于孔德琴来说,在心中始终放不下的就是父母。

“父母身体年迈,身为子女却不能陪伴左右,这是我在外最大的牵挂。空闲时,我就会往家里打电话。”孔德琴翻看和母亲的合照,“有时会草草地结束对话,担心一不小心就会把思念的情绪泄露出来,惹得家人担心自己。”她细细端详着照片,一层莹莹薄雾蒙住了瞳孔。

上网3.jpg

“对于我而言,来到边疆才真正地感受到祖国的发展对边疆人民的意义,教育对于民族团结的意义!”孔德琴满怀着热情地说道。

远处的昆仑山蒙上轻柔的白色纱巾,屹立在戈壁的胡杨林享受着沙石的摩挲,近处的鸟儿兴奋异常,扑腾着挥动翅膀,和田的“春天”真美。(杨诺 陈真 特约通讯员:陶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