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您的位置: 
安庆师范大学顶岗支教被“需要” 深山特教学校“抢”来两个大学生
作者:安庆师范大学   发布日期:2017-07-31 点击数:

  “汪佳芮和郑法祥这两个大学生太优秀了,希望安庆师大下学期还能继续派学生来我们这里支教。”

  为期一学期的支教结束,岳西县特殊教育学校校长许慧玲一再对安庆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曹长德表达恳请,“岳西特校比别的地方更迫切需要安庆师大的支持。”

  半路拦截,“抢”来支教大学生

  岳西特教学校是一所民办学校,成立于2015年9月,现有学生69人,教职工7人,无一人出身特殊教育专业,授课基本沿用着普通学校的模式。说起汪佳芮和郑法祥的到来,许慧玲反复使用了“抢”这个词。

  今年2月15日,安庆师范大学举行第十八批学生赴基层顶岗支教欢送会。得知这一消息的许慧玲立即从岳西赶到了安庆师大,找到了曹长德。“我向曹院长介绍了学校的基本情况,表达了急切的心情。抱着一线希望,希望能给予我们一点支持。”

  在第十八批支教学生中,特教专业只有汪佳芮和郑法祥两名男生,已经分别被被安排到了潜山和怀宁两县的特教学校。面对岳西特教学校的特殊困难,潜山和怀宁两所学校的校长都表示,可以进行“转让”。

  汪佳芮和郑法祥被匆匆从欢送会场喊到了办公室,曹长德问他俩可愿意改去岳西支教,两名大学生立即表示同意。“支教就是到有需要的地方去。”临行之际,曹长德送了他们这一句话。

  2月16日,许慧玲安排车将汪佳芮和郑法祥从安庆接到了岳西。为了让两名大学生能安心支教,学校特地在县城为他们租了一个三室一厅的大房子,“每个房间都有空调,公交车可以直接到出租房的下面,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这是第一批来支教的特教专业大学生,我们是把他们当‘宝贝’的。”

  岳西位于大别山腹地,皖西南边陲,是革命老区,也是国家级贫困县,素有“八山一水半分田,半分道路和庄园”之说。全国人口抽样调查显示,岳西仅0-6岁残疾儿童有150人左右,学龄期残疾儿童约220人,但在2015年之前,岳西还没有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在这个背景下,许慧玲夫妇到岳西办起了特教学校。虽然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但毕竟是民办学校,条件有限,“我们在潜山幼儿园的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投到了这里。”

  到岳西之前,汪佳芮和郑法祥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但初到学校,眼前的情形还是让两人有点儿不知所措。学校只有一栋矮小的两层教学楼和几间办公室,教室窗明几净,但是拥挤老旧,没有现代化的教学设备,连上课最基本的黑板也因为使用时间过长变得锃亮。

  但是两个小伙子没有抱怨,汪佳芮说,“看着那些孩子和家长期盼的眼神,我感觉我们来对了地方。”没有一句抱怨,第二天他们立即就投入到了教学中。

汪佳芮和学生们在一起

  支教生承担起在职老师的工作量

  岳西县特教学校起步晚,教学条件还很不完备。没有投影,汪佳芮和郑法祥就写板书,作为师范生老本行不能丢;缺少教具,他俩就自己动手做;没有扩音器,他俩就扯着嗓子上课,一天下来嗓子都哑了。

  学校师资不足,汪佳芮和郑法祥就自告奋勇顶上。像认知、感统这些课程,他们也没有教学经验,只能慢慢摸索前行。加上个别训练课,他俩每周分别要上21、22节课。

  除了日常的学校教学,汪佳芮和郑法祥还参与了送教上门工作。送教上门是特殊教育学校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内容,对于重度、极重度且不能到校接受教育的残疾儿童,学校要组织专业老师把专业化的教学送到残疾儿童家中。虽然汪佳芮和郑法祥对送教上门有所了解,但真正实施起来还是第一次,谁都没有经验。3月18日早晨6点,他们去距离岳西县城五十多公里的店前镇,为一名孩子送教。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他们终于抵达店前镇,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山涉水,他们才到达学生家里。他们主动了解家庭的基本信息,对孩子进行简单的评估,并为他们制定了今后的教育计划。

  今年5月21日是第27个全国助残日,在全国脱贫攻坚的背景下,中残联提出了“推进残疾预防,健康成就小康”的活动主题,明确要求各地方要精心组织好全国助残日各项活动,在全社会形成扶贫助残的良好风尚。岳西贫困残疾人口基数大,脱贫任务艰巨。岳西县残联决定以全国助残日活动为契机,宣传岳西残疾人教育事业取得的成绩。岳西县特殊教育学校是这次活动的承办方,前来支教的汪佳芮和郑法祥面临着巨大的考验。

  许慧玲想编一本特殊教育方面的政策汇编,在全国助残日之际向有关部门进行展示,以寻求更多的政策支持。这项任务落在了汪佳芮和郑法祥的身上。两人花了一整晚搜集了资料,整理汇编成册,第二天早上就将初稿递到了许慧玲的办公桌上。这个速度让许慧玲惊喜不已。

  文艺节目是助残日活动的重头戏,汪佳芮和郑法祥对此并不擅长,但是在听了其他老师对节目的介绍后,他俩结合活动方案,连续忙碌几天终于拿出了演出的主持稿。刚刚松下一口气,许慧玲又找到他俩,希望他俩能作为教育扶贫的代表,在助残日当天表演一个节目。

  “两位年轻的支教生,敢于下基层,奉献青春,挥洒热血,投身到偏远山区的教育中,本身就是教育扶贫的一部分,理应展现自身的风采。我跟他俩一说,丝毫没有犹豫,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许慧玲感动地说,“而且在别的老师排节目的时候,他俩把其他老师的课都承包了。”

郑法祥在上课

  在实践中钻研特殊教育的特别方法

  岳西县特教学校缺老师,更缺特教专业的老师。“我们的老师都是本科学历,基本素质高,但是在专业素养方面肯定是有缺陷的。”校长许慧玲对此非常焦虑。汪佳芮和郑法祥却觉得,自己虽然系统地学习过特教专业理论,但在教学实践方面却经验不足,而这恰恰是特校老师所擅长的。两者如何才能结合起来?每两周一次的教研活动就开展起来,为双方取长补短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在教研会上,大家围坐在一起,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双方在剖析问题中都得到了提高。许慧玲说,“通过教研活动,两位支教生将专业知识普及给我们老师,切实提高了教师的专业素养,对提高学校教研水平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汪佳芮和郑法祥也表示,通过教研活动能学习到很多技巧。

  汪佳芮和郑法祥在教学中发现,学生家长对于特殊教育的知识非常匮乏,他们不知道如何科学有效地教育子女。在许慧玲的支持下,他们办起了每月一次的家长讲座,系统地宣传特殊教育的基本理论与思想,教授家长科学的教育经验与方法,受到了家长们的一致好评。

  为了让班级整体得到进步,汪佳芮和郑法祥在集体课上探索起了“一人一案”的个别化教学方法。这种教学将个别化教学融入大课中,重点弥补少数学生的短板,从而使大课更有效果。但是在大课中进行“一对一”辅导,让一些家长不理解,他们认为“老师只关心个别学生不关心自己的孩子”。但是经过了几次观摩教学后,他们理解了个别学生对课堂整体教学的重要性。

  “特教学生的个体差异特别大,我们不能忽视任何一个孩子,这就要求我们必须‘一人一案’,实施个别化教学,哪怕是集体课也应该融入个训加以弥补。只有给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个别化教育,集体课才能实现整体的进步。”汪佳芮说。

  特教学生的教学难度相当大,特别是自闭症孩子的注意力很难集中,这时就需要一些他们喜欢的东西作为“强化物”,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经过多次的摸索,汪佳芮和郑法祥找到了学生们普遍感兴趣的“神器”——虾条,这个脆脆香香的小零食成为了孩子们好好表现的驱动剂。“他们平时都是自己买,用来上课用,从来没有跟我说过报销。”许慧玲说。

  虽然系统学习了特教专业的理论,但是在具体的教学实践中,汪佳芮和郑法祥还是碰到了很多问题,平时经常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向郭启华、刘文丽等老师请教。汪佳芮几乎每一次回到安庆师范大学,都要去刘文丽老师那里,跟她谈在岳西特教学校的教学经历和感受,刘文丽总是积极给他提供建议,有一次甚至将刚刚买到手的两本关于自闭症孩子教育的书送给了汪佳芮”。

  “他俩的进步很大,现在的备课效率提高了很多,课堂效果也很好,能够注意到个体的差异性,能够有效组织课堂。”作为指导老师,刘文丽感到非常欣慰。

汪佳芮给学生做个别训练

  真心、耐心对待每一个特教学生

  学生的个体水平不一样,在特殊教育领域表现得尤为突出。学生跟不上,或者上课不配合,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每当遇到这样的情况,汪佳芮和郑法祥都会耐心地教导,因为“不放弃每一位学生”是每一位特教人所坚持的信念。这一点,他们始终铭记于心。

  和特殊儿童相处,最需要耐心。因为身心的缺陷和障碍,他们往往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甚至做出反常甚至攻击性行为,很多人可能无法忍受,但对两位支教大学生而言却是家常便饭。汪佳芮说,在学校里他的鞋子和裤腿从来就没干净过,稍不留神学生就会跑过来踩上一脚。郑法祥带两个班的感统课,和学生的肢体接触比较多,被学生掐、抓是常有的事。两人从没有一句抱怨。

  特教学校王江老师这么评价汪佳芮和郑法祥,“他俩真的是用心爱孩子,不是装,不管有没有老师、家长在场,他们都没有嫌弃过孩子,从不做表面文章。”在一次教学中,一个个头高大的自闭症学生突然抽打了郑法祥一记耳光。响亮的声音让路过的王江老师大吃一惊,赶紧冲过去拉开了学生。“当时就看郑老师的脸上有了一个红手印。”虽然挨了学生的打,但是郑法祥却毫不生气,事后对那个学生没有任何嫌弃。

  学生王啸宇的爷爷王和海清楚地记得,有一天早晨郑法祥买了一份饮料来到学校,看见王啸宇直勾勾的眼神,二话没说就递了过去。“这俩大学生对学生就像哥哥一样,不管是对大孩子还是小孩子。”

  学生吴尚尚嘴角经常挂着口水,他特别喜欢郑法祥,喜欢用自己的脸去贴郑法祥的脸,亲郑法祥。为此,郑法祥的脸上经常沾上吴尚尚的口水,但他却无一丝厌恶。只要吴尚尚想亲近,他会立即蹲下把脸凑过去。

  两名支教大学生始终认为,用心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有家长跟许慧玲反映,这两个大学生对学生太温柔了,应该强硬一点。对此,汪佳芮表示:“粗暴态度看上去能很快解决问题,但对孩子们长远来说不是好方法。”

  支教期间,一个学生在校外的出租房失火了,东西烧得一件不剩。家长们得知情况后,自发组织了捐款。看到家长们踊跃捐款,汪佳芮和郑法祥坐不住了。因为身上没有太多的现金,他们跑去许慧玲的办公室,想借400块钱。许慧玲深为感动,但考虑到他们还是学生,没有收入来源,建议他们少捐点,于是每人捐了100。

  汪佳芮和郑法祥正在认真准备报考特教方向的研究生,希望将来继续从事特殊教育工作。在教学之余,他俩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看书复习上。全国助残日期间,一家电影公司给学校赠送了一些电影票,学校给他俩每人发了5张。为了抓紧时间看书,他俩把电影票和爆米花、可乐券都送给了学生和家长。

  “研究生入学考试结束后,明年上半年就没什么事了。我俩还会再回到这里,一边准备毕业论文,一边继续帮学校做点事。”(陈东 特约通讯员:林奕锋)

 
  
相关阅读
  用户名:
  密   码:
 登  录
新闻点击排行榜
新闻发布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