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服务,多管“闲事”,做公众、师生的贴心人
发布日期:2018-01-05 点击数:

烈山区第二督学责任区兼职督学   李   鹏   烈山区第五督学责任区专职督学   吕  建

    责任督学是服务学校的“保健医生”,是服务公众的“教育警察”,还是是规范办学的“守护神”,学校发展的“助推器”,担负着教育督导重任,既责任重大,任重道远,又使命光荣,大有可为。
    笔者认为,要想真正使教育督导接地气、惠民生,延伸至城市乡村的“最后一公里”,中小学校责任督学,不但应该力去“闲职化”,还应该主动走进乡村社区,深入公众、师生,精准服务,多管“闲事”,把“规定动作”做实、“自选动作”做新,造福一方百姓。
    1.办好“补习班”,培养“明白人”。不可否认,公众教育常识是缺失的。教育常识缺失直接导致公众对学校办学行为缺少准确的判断。由“不知不懂”引发的家校矛盾屡见不鲜。那么,谁来补公众教育常识缺失的短板?责任督学是最合适的人选。责任督学可以利用家长会直接面对家长,也可以利用网络“空中对接”,以讲座、微信、微课、小册子等方式给公众“补课”,培养更多的“教育明白人”。“教育明白人”越多,公众与学校、责任督学的沟通就越顺畅,公众对学校的干预水平就越高,学校办学水平提高的就越快。
    2.帮助学校建设健康、安全的周边环境。学校健康、安全的周边环境关乎学生身心安全与健康,备受老百姓的关注。管好围墙里的事务,学校义不容辞,但是要管围墙外的事务——校园周边环境总显得力不从心,师出无名。责任督学的“督政”职责可以大显身手了。责任督学可以在督导办授权以后,作为“主持人”协调公安、工商、文化、体育等有关部门,帮助学校净化、美化周边环境,依法打击危害学生身心健康的违法经营行为、校外欺凌行为,消除可能存在的校外交通安全隐患、环境污染等。
    3.做化解学校干群矛盾的“和事佬”。一所好的学校不是没有矛盾,而是有了矛盾总能有效化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面对学校干群矛盾不可调和时,责任督学不能只是冷静观察,袖手旁观,要充分发挥指导的职能,必要的时候可以直接介入,帮助学校化解矛盾。这样做,不但可以及时解决问题,避免事态恶化,还能进一步拉近“督”“学”关系,实现督导效益最大化。这里,责任督学是“旁观者”,还得是 “局内人”。责任督学不仅是“裁判”,是“法官”,还应该是“和事佬”。
    4.做教师身边的“专家”,成为名师“点化者”。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每位教师尤其是青年教师都有着成为名师的冲动和梦想。近代著名教育家梅贻琦先生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名师成就名校,中小学校也概莫能外。一个教师成为名师,要经历“成长—成才—成功—成名”这样一个成长过程。除了自身的努力外,伯乐发现、专家帮助、名师指点是不可或缺的。我们知道,专家资源尤其是县(区)专家资源是不丰富甚至是稀缺的。而责任督学,大部分是区域内的教学行家,是“准专家”。在教师成长过程中,责任督学扮演“教练”“点化者”的角色是称职的。同是“业内高手”,责任督学比县(区)教研人员有数量和距离优势,可以近距离、高频次、全方位对教师进行指导,更容易扮演“点化者”的角色。由于身边的专家——责任督学的提前有效干预,名师的产出比会大大增加,学校因名师而名校,学生及家长因名师而受益。
    5.做“一个都不能少”的守护者。一直以来,控辍保学的主体责任是落在学校身上的。我们很多乡村教师都有电影《一个都不能少》里的小魏老师那样苦口婆心劝返学生的经历。《义务教育法》第一章第五条明确:“各级人民政府及及其有关部门应当履行本法规定的各项职责,保障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依法保证其按时入学并完成义务教育。依法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应当按照规定标准完成教育教学任务,保证教育教学质量。社会组织和个人应当为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创造良好的环境。”显然,学校并不是控辍保学的责任主体。在乡镇教育管理权限上移县(区)的背景下,社会事务、发展经济成为乡镇工作的两大主题,教育工作业已走出视野,控辍保学再也无人问津。谁来问呢?责任督学作为政府聘任的教育督导人员,可以承担控辍保学的“督促”责任,做“一个都不能少”的守望者。一方面,可以做好适龄儿童、少年的数据统计工作,建立信息库;另一方面,就是要根据辍学儿童、少年的不同情况,分解法律责任,督促政府、家长、学校落实各自责任,保证辍学儿童、少年返校复学。
    6.“友情客串”,为学校、社区献计出力。所谓“客串”,指非戏曲演员参加戏曲演出,演员临时扮演自己本行以外的角色。比如花旦客串小生,花脸客串老生等。不收取报酬,就是“友情客串”了。责任督学是公职人员,是“有偿补课”的天敌,自然不能也不会“有偿客串”。责任督学往往是教育明白人,教育教学上的行家,可以“客串”的“角色”很多,“客串”起来也能得心应手。在城市街道社区、农村乡镇村居,责任督学可以“客串”教育讲解员,为公众普及教育常识;在学校,责任督学可以“客串”示范课教师、业务赛事评委、业务讲座专家甚至体育赛事裁判等等;在教育局、中心学校,责任督学还可以“客串”开展业务检查、安全检查。“客串”,使责任督学的工作更充实,也多了更鲜活的研究素材,还加强了和学校、教育局相关科室、社区街道的联系,提高了教育督导的工作知晓率。
以上“自选动作”只是众多“闲事”的一部分。相信,随着责任督学工作的不断深入,“闲事”会自己找上门,责任督学可能会由门庭冷落而门庭若市,忙得不亦乐乎。
    “教育无闲事,事事总关情”。作为责任督学,当从封建文人的“小我”中走出来,以回应老百姓的教育诉求——难以分清份内份外的“闲事”为己任,以满足老百姓的教育诉求作为自己的“人间好时节”,撸起袖子加油干,多管“闲事”,管好“闲事”,不断满足老百姓的教育需求。饶是如此,我们将迎来教育事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走进教育发展的“人间好时节”。

 
  
相关阅读